民间中医“张五下”:脊柱如同身体“开关”

中国中医zy.china.com.cn  时间: 2017-06-09  内容来源: 经济参考报

“颈椎有130多种相关疾病,胸椎有75种左右相关疾病,腰椎有100种左右相关疾病,‘一个手法治百病’真不夸张。”民间中医、“中医脊柱筋骨整体平衡法”创始人张玉和告诉记者。

由于其“中医脊柱筋骨整体平衡法”仅用五种手法,就可以解决临床上棘手的脊柱相关问题以及并发症,张玉和因而被各地同行和患者亲切地称为“张五下”。

“医武一家”之缘起

张玉和自幼师从武术大师朱福宝习练内家形意拳。对于年少习武之人,筋骨损伤实在常见,十余岁的他跟着师傅学习武术正骨,自此打下推拿正骨、理筋整脊等“导引按跷”术的基础。

上世纪70年代初,从北京郊区插队归来的张玉和,被分配到中国舞剧团,80年代初又进入中央芭蕾舞团工作,参加芭蕾舞剧的电影拍摄服务工作。芭蕾舞一个跨越动作,在舞剧中是瞬间完成,但在电影中可能要重复二十次。那个时代因为没有拍摄电影经验,加之对演员缺乏保护,所以大部分演员都满身伤病。

“为此,部队派来四个针灸推拿高手,国家体委派来四个治疗软组织损伤、肌腱损伤的专家,共八位专家来团里给演员们治伤。”谈及当时情形,张玉和仍心怀感激,“专家有独到的理论与经验,我学过正骨但缺乏系统知识,于是我又向专家讨教不少手法技术。”

从那之后,张玉和对正骨手法的钻研,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。加上他良好的武术功底,治疗效果也越来越好,张玉和的在正骨方面的“名气”,也慢慢大了起来。

“不疼之法”即“安全法”

“我们那时治一个人的颈椎病,要用八个人。两个人扛着一根扁担,扁担上绑着绳子,绳子上拴一块毛巾,还得六个人扶着,才能解决一个病人的颈椎问题。”张玉和说起几十年前的正骨场面,忍俊不禁。这也恰恰说明了当时正骨治疗的难度与风险。

“据我所知,利用‘旋转定位’的方法来解决颈椎问题,治愈率在93%左右。总体而言治愈率相当好,但对病人个体来说,一旦7%风险降临,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。”张玉和说,“我研习过大量民间中医的手法,从中发现‘不疼’就是最好的手法。找到了‘不疼’的方法,就找到了安全。”

中医讲阴阳五行、五脏六腑,都与“五”有关系。张玉和经过多年的钻研,在现代人体解剖学与中医理论基础上研发出自成一脉的正骨手法,把五六百个正骨手法,简化为五个核心手法传承下去。“授课过程中,学生相互对同伴的颈椎、胸椎、腰椎进行上百次操作,无一例损伤,证明人体本身非常强大,这个手法也是安全的。”张玉和说。根据统计,至今已有上万人次接受过张玉和的正骨治疗,却没有一例损伤记录。

采访当天,正值张玉和参加“一带一路”传统医药发展交流与合作大会暨首届国际非药物疗法研讨会。在活动现场,他为参会同行、中医爱好者调整筋骨,手法干净利落、动作迅速到位,有如武术高手出招般梅花间竹,令人眼花缭乱。

张玉和告诉记者,他的手法在武术中叫作“寸力”,在一寸间隙之间发挥,“这种手法除了快、效果好之外,还有就是一寸之间的力是最安全的。过了这个限度,就容易把人抻坏。”

有人给张玉和取外号叫“秒杀”,还有叫他“校大梁”,因为人的脊椎就像自行车的横梁,而他最喜爱的名字就是“五下”。

“颈椎两下、胸椎一下、腰椎两下,一共五下,人体中轴线的问题就改善了。在教学过程中,我教授多种手法,但考核时,这‘五下’手法最核心、最安全,必须掌握。我当然希望之后还有‘刘三下’‘王两下’,只要越简洁、越有效,都是对正骨手法很好的发展。”他说。

坚持整体观看生命

张玉和用五种手法即可解决部分脊柱问题以及并发症,取得这一显著疗效原因很多,勤学苦练、融会贯通……在他自己看来,坚持用整体观看待生命,同样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原因。

张玉和曾经为一位同行施治,此人长期受高血压困扰,且颈椎三四五节都有错位,他为此人调整之后,即时测量血压130/90,而治疗前血压为170/130,“椎动脉被错位颈椎卡压住,血液的流量就不够,心脏必自动加大压力才能促使血液冲到大脑末梢,一旦复位,血液流量正常,压力也就恢复正常,这不是个案。”

张玉和曾于2012年发表过一篇论文,提出“一柱两本”的观点——中医有“肾乃先天之本,脾胃乃后天之本”之说,脊柱位于先天、后天两本之间。通过解决颈椎、胸椎问题进一步解决了心脑血管疾病,这就犹如灯泡不亮时,我们本来都只关注灯泡本身,其实问题可能在于电路开关没有打开,“人体的开关就是大椎穴”。

张玉和在多年实践中还发现,治疗脊椎问题与治疗老年痴呆、少儿多动、少年抑郁都有关系。老年痴呆原因在于脊椎错位后,大脑供血不足,神经末梢萎缩,运动、认知功能出现障碍,通过“正骨”来创造血液畅通的条件后,就能恢复大脑供血,逐渐痊愈。

“探索了这么多年,我逐渐领悟到,人是一个有机整体,有着非常强大的自我调节功能。高明的大夫治病时,是从人的整体出发,着手去治‘局部的病’,效果往往很好。反之,如果在大夫眼中,一个病人只是‘局部的病’,那就太悲哀了。”他感慨道。

责任编辑: 李哲